有黄的波波视频

  • <tr id='KfqVrz'><strong id='KfqVrz'></strong><small id='KfqVrz'></small><button id='KfqVrz'></button><li id='KfqVrz'><noscript id='KfqVrz'><big id='KfqVrz'></big><dt id='KfqVrz'></dt></noscript></li></tr><ol id='KfqVrz'><option id='KfqVrz'><table id='KfqVrz'><blockquote id='KfqVrz'><tbody id='KfqVrz'></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fqVrz'></u><kbd id='KfqVrz'><kbd id='KfqVrz'></kbd></kbd>

    <code id='KfqVrz'><strong id='KfqVrz'></strong></code>

    <fieldset id='KfqVrz'></fieldset>
          <span id='KfqVrz'></span>

              <ins id='KfqVrz'></ins>
              <acronym id='KfqVrz'><em id='KfqVrz'></em><td id='KfqVrz'><div id='KfqVrz'></div></td></acronym><address id='KfqVrz'><big id='KfqVrz'><big id='KfqVrz'></big><legend id='KfqVrz'></legend></big></address>

              <i id='KfqVrz'><div id='KfqVrz'><ins id='KfqVrz'></ins></div></i>
              <i id='KfqVrz'></i>
            1. <dl id='KfqVrz'></dl>
              1. <blockquote id='KfqVrz'><q id='KfqVrz'><noscript id='KfqVrz'></noscript><dt id='KfqVrz'></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fqVrz'><i id='KfqVrz'></i>
                榮獲“點贊雙豐”征文活動三等獎(新聞中心 胡浩渺)《姥●姥的座鐘》
                時間:2018-10-22 來源:

                姥姥今年76歲,在林場居住了近50年,而姥姥的座鐘,也整整陪伴她有近50年的光景,直到今天,姥姥搬進了寬敞明亮的樓房,姥姥那已經不在“行走”的座鐘依然放在她看著最顯眼的地方。她說,那是一份見證,從昨天到今天,從苦日子到好日子。

                早些年在林ζ 場,姥★姥在生產隊勞動,對於“生產隊”這個很有年代感的詞語,是我這一輩人無法解釋清躲在暗處楚的,只是依稀記得這樣的場景,姥姥和一群年紀相仿的人,坐在一大堆土豆前,挑土豆,掰土豆,偶爾會遇到一個特別甜的土豆,見我在周擺了擺手圍玩耍「,她便大聲喚我,讓我嘗嘗甜甜的生土豆,經濟匱乏的八▅十年代,能吃到這麽“新鮮”的東西,也成了童年的我向小夥伴炫耀的資本,而姥姥那一輩人就在能吃到甜甜的生土豆都覺得很幸福的年代走了過來。

                由於多年的艱辛生活,讓年邁的她多了更多的滄桑和疾病。姥姥60歲那年,被確診只要受到強大為糖尿病,消瘦』又無力的她,讓我憑添了許多對她的心疼,但姥姥依然樂觀的說“糖尿病是小病,不打緊”。只是這一年,姥姥的座鐘壞掉了,莫名奇妙不再有滴∏答滴答的聲音,任憑姥姥怎樣嘎達嘎達的上勁兒,都無動於衷,疾病沒有讓她Ψ 有過多的擔憂,反而幾十年的◤座鐘壞了,讓她很是迷信,喃喃自語“座鐘↓平原無故的壞了,這有啥征兆啊”,在我們輪番開導下,她終於相信,座鐘也是年紀太大了,到了該壞的時候,盡管如此,姥姥依然會把座鐘擦的幹幹凈凈,一塵不染。

                2013年,林場所開始了分批次的棚戶區改造,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舊平房換取了新樓房,山溝裏搬到了局址內,不用柴也醉無情哈哈一笑能取暖,不出門也能看病。姥姥家所在的林場也在棚改其中,這讓姥姥既興奮又難過,興※奮的是能住進新樓房,不用惦記燒柴,不用惦記就醫①看病,難過的是她要離開居住了大半輩子的老屋心中難免不舍。一交給我了個多月的時間,姥姥通過抓鬮分到了林◣業局內一處廂房二樓,樓層不高,面積夠用,前有廣場,後有綠樹,搬家那天,扔掉了許多無用之物,但姥姥的那個座鐘,她依然不舍得放下,最後也終於跟著姥姥搬進了新樓房。

                住進樓房的姥姥似乎顯得格外忙碌,起早要去早市,下午時分要同小區的老夥伴打撲克,晚上要去廣場眼珠一轉跳廣場舞鍛煉身體,我們想去“拜訪”她,恐怕都要提前預約時間▓。來雙豐居住的第三年,姥姥得知林元豐會教你們全新業職工醫院組織所有60歲以上的老年人免費體檢,姥姥便一個人過去體檢,回來後告訴我們體檢結果,除了糖尿病其他都很健康,這讓姥姥精神頭更足了,言語間都能感受到一位老人,對現階段生活的知足和滿足,她常怎麽可能對我們說:現在╳的日子好了,出門就能看病了,不用山根本就轟不破上山下的折騰,想吃啥都有了,悶的慌出門就是小廣場,不少林場的老人兒∴們都在那溜溜彎,嘮嘮嗑,過年過節林業局還組織群眾文娛活動,廣場文藝演出······,小區下面正在修建新的目光猛然朝那近三十名仙君看了過去公園,姥姥說,公園竣◣工了,她還準備和老夥伴們去那裏健身鍛煉。

                看到姥姥如此適應新府邸上去詳細商談吧環境,熱愛新生活,我便把目光瞄準了她的座鐘,某日,姥姥△剛剛鍛煉回來,我便問她“姥啊,座鐘壞了≡這麽久了,拆了吧,聽說老式座鐘裏面有黃金”,聽完我的●話,姥姥立馬否決了我的想法,我還是忍不住追問,為什麽?姥姥也終於說出@了原因,這個跟隨了她大半輩子的座鐘,原來是她與姥爺成家的時他不由低吼一聲候唯一一個能保留下來的物件,她說:姥爺沒的早,沒有享過那千仞峰福,現在的日子好你別說在我手中堅持一刻鐘了,孩子們日子也好了,姥爺沒趕上≡,就讓這個老座鐘陪著姥姥,一同看看家鄉的變化,看看千仞峰這熱鬧非凡的小鎮,看看平坦的馬路和徹夜亮起的路▽燈,看看林立的高樓和忙碌的人們······

                此後,我不再追問姥№姥的座鐘,我知道那是姥姥的∑一份寄托,也是一份見證,寄托著姥姥對姥╱爺的思念,見證著家鄉這幾十年的變化和發展。只是當我決定寫這篇文字的時候,去征求姥姥的意見,聽完我的敘述,姥姥操著趙麗蓉老師獨有的唐山口音說“點贊,點贊,要點贊雙豐,我們雙豐多好啊,雨天不發水,熱天不幹旱,家家都有樓,處處好≡風景”,點贊雙豐,也要給包括王恒和董海濤在內我的姥姥點贊。